2017年6月6日举行的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伴随着全新App Store的发布, 由USTWO工作室开发《纪念碑谷2》在iOS平台惊艳登场,国区售价30元。2014年,由8人团队耗时10个月倾力打造的《纪念碑谷》造成了现象级的轰动。无论是开发商还是我们玩家,都被新维度的画面与建筑艺术震撼。游戏在50多个国家的付费游戏榜单中独领风骚,毫无疑问地夺得了“苹果年度游戏”的桂冠。3年后,被拥趸戏称为“有生之年”系列的《纪念碑谷2》王者归来。登陆TapTap首日就获得满分10分的评级,App store 热销榜迅速攀升到第一位。在本作中,主角由乌鸦公主更换为一对母女。曾经让我们悲伤落泪的童话变成了现实中的成长故事,既突出了母女间的深厚情感,又展现了冲破桎梏后的欣慰与希望。 【USTWO:用心创造快乐】 相信我们在刚下载完纪念碑谷2,迫不及待地打开游戏时,都吃了一惊。没想到USTWO这次与腾讯携手国区。本作与腾讯的合作进一步为游戏在国内的宣传开辟了道路。区别于传统手游的诸多内购,这次腾讯与游戏的联系仿佛只有开始登录画面与账号的一闪而过。看来,企鹅已经预见一次性付费游戏在国内的潜在市场,正在抢先弥补国内厂商的空缺。同时,通过微信与QQ的登录数据,腾讯也可以对付费游戏的未来进行进一步规划。USTWO工作室与腾讯的理念其实是不谋而合的:用心创造快乐。 【色盘国度里的视觉交错,每走一步都是一个音符】 视觉错觉,埃舍尔的建筑艺术 《纪念碑谷2》的色彩依旧让人感到舒适。这些平面化的配色,用大范围的色盘进行同一色系的深浅调整,刨去高亮的颜色,配合一两点灯光渲染,就使得整个画面十分和谐。本该是三维结构的建筑,在颜色与屏幕的二维图像配合下,让我们我们产生了视觉错觉,这错觉本身也恰恰是本作的核心玩法。 谈到视觉错觉,埃舍尔在建筑学中的应用独树一帜,《盗梦空间中》我们就曾对他的理念稍有认知。《纪念碑谷2》的建筑依然是抽象建筑与古代宫殿的组合,其中几何概念得到了大量应用。莫比斯环,凹凸物体在二维平面上的相似性,以及在本作中最频繁出现的高低错位重合与潘洛斯三角形都囊括在内。令我印象深刻的无疑是记忆之门里的“德罗斯特效应”——一层记忆套着一层记忆不断递进。这样的视觉冲击与错觉更能带给我们意外发现玄机时的惊喜与余味。 带上耳机,万物皆沉浸于此 画面伊始,名为萝尔的母亲依然坐在与前作相同的地方,吹着横笛,笛声悠扬。点击一下地面,人物走出的每一步踩出的都是音符。清新灵动的音乐与唯美的画面相得益彰,伴随着些许神秘与诡谲。我们犹如置身于魔幻世界。想要把视听特效开到峰值?那就千万别忘了开始时的游戏提示,配合耳机食用,风味更佳。 【纪念碑谷的铭文,星空与我的母亲】 苹果式的中文表述,语义模糊却又神秘疏离。 在每一章章节的最后,母亲与女儿都会遇到指引者,告诉她们该怎么做,该怎么想,给予主角思想上的解脱与升华。尤其是中文的表述显得稍许生涩。但是这样看似陌生的表述方式,反而避免了说教带给我们的反感,这些语言与游戏中引导者的身份相契合,倒是暗含了旨谕与看破一切的味道。英文版描述反而是更加直接了当些。 高角帽里绽放的星图,绘出只属于我们的内心图案。 每次章节结束,星星都会从人物的帽子里飞向天空,需要我们在屏幕上滑动,赋予每个章节自己创造的图案。有时候我想画出一个更好的图案,但手指轻轻一滑,原来的图案就无影无踪,怎么找也找不回来。 我的母亲:人生本就是亦步亦趋 萝尔小时候,母亲一直在她身边,她说她的笛声是最好听的,两人一直亲密无间。但那天过后,萝尔乘船离开了纪念碑谷,再没见到过母亲。因此她常常吹笛,纪念自己逝去的家人,而现在女儿却与小时候的自己如此相似。我们从来不愿踏过别人的路,却潜移默化地和他们亦步亦趋。 【朴素睡前故事:学会独立,学会放手,学会成长】 她们的故乡在纪念碑谷。这一夜,流星雨异常绚烂,母亲享受着这难得的良辰美景,悠然地坐在窗边横吹竹笛,她自小就爱吹笛子,那时候她的母亲时常跟着她,她也总喜欢像母亲展示自己。某天她离开了纪念碑谷,再没见过母亲。尘封的往事如胶卷般一幕幕在她眼前浮现。母亲名叫萝尔,她慢慢地站起身,笑了笑,喃喃地说:“该回去看看了。”乌鸦公主事件后,纪念碑谷成了魔法与科学并存的国度,那儿既存在着不符常理的谬论建筑,也有严丝合缝的摩天大楼,她带着女儿回到了纪念碑谷,萝尔很爱女儿,她的父亲总说女儿和年轻时候的她很像,是个满脑子装着稀奇古怪幻想的孩子,平时虽然黏人,但独自一人时时又很坚强。当时的萝尔听后笑着打趣,这孩子还小,需要我多多照顾,她比我脆弱多了! 仿佛身在纪念碑谷深处的引导者们听见了萝尔的心声,蕴藏在谷底的智慧生灵下了判断,决定帮助母女。她们来到前庭、绿洲与吊桥,为他们刻意制造了些看似麻烦的挑战。开始时,二人还是寸步不离,但是在不得不分开时,女儿看到母亲为了自己不顾安危的努力与拼命,噙着惊惶的眼泪,暗下决定一定要自己勇敢坚强起来。 萝尔为此内心动摇着,担心着女儿又怀疑自己的重要性。当一人被另一人长久需要,需求感突然减低时,敏感的被需求者总是会心泛涟漪。来到群岛,女儿看见母亲心神不宁,便主动领起了路。夕阳西垂,黄昏的余晖照耀着海洋。港口的钟声响了,有个声音一直告诉女儿,乘船吧!看看外面的世界。萝尔在钟楼上眺望着大海,这里似曾相识,好像自己当年离开纪念碑谷的地方。女儿跑向港口,乘着帆船,萝尔欲言又止,仿佛已经达成了默契。 萝尔走回高塔,发现世界仅留下黑白两色。在远日点,他遇见了引导者,引导者告诉她学会放手,并为她打开了记忆之门。一层层地抽丝剥茧,她发现从前自己和女儿一样,开心又有些脆弱。她喜欢在前庭嬉戏,在白塔旁的大树下自由地吹着笛子,一个可爱的胖墩“小黄柱”说她的笛声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还是那个港口,还是一阵悸动,年少的萝尔也乘着一艘船离开了自己的母亲,船驶离了好远,直到母亲消失在视野。 女儿开始了自己的冒险,在讲堂里尝试着独立前行,踏出属于自我的一步。在果园地下洞穴冒险,在眠海之城翻越险滩。人生仿佛本就是一个矛盾的轮回,谁都不愿也终会亦步亦趋跟随别人的路线。神圣的几何神殿,萝尔与女儿相聚,深情相拥,她们独立地走向自己的门,向天空撒着自己的星星。 远处,不符常理的诡谲一幕再次上演。流星雨结伴降落,纪念碑谷的东方升起赤色的太阳。【结语】 “好了,我们的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一个小女孩听了妈妈的话不舍地放下在屏幕上的双手。“这故事还有续集吗?”母亲放下平板,“肯定有的,纪念碑谷里有好多好听的故事,等下次再讲给你听吧。”女儿满足地笑了,依偎在母亲的臂弯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