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军队改革纳入国家总体改革规划之中

纵观世界主要大国,军队改革既是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的现实需要,也是只有依靠国家社会整体力量才能不断推进的系统工程。

军队改革与国家改革是相辅相成的统一体。上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面对冷战新形势、安全新威胁和发展新情况,把军队改革纳入国家总体改革规划之中。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面对的不仅是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更重要的是其外部安全环境发生巨变,国内恐怖主义等新威胁不断出现,因此,对于俄罗斯来说,军队改革不仅是军事领域自身需求,更是关乎民族兴亡的国家整体改革的一部分,是国家战略需求所决定的。

与此相反,只注重国家社会和经济改革,而忽视军队改革,必将为国家安全和发展带来严重后果。一战后,法国注重抓经济建设和经济改革,放松国防建设和军队改革,致使1928年提出的国防动员领域改革拖延了整整十年,其他军事改革项目也都久议不决,从而对法军建设产生极其严重的消极影响,这也是法国在二战中战败的重要原因。

世界主要大国的兴衰史一再昭示,只抓经济社会改革而忽略军队改革,或把军队改革与国家经济社会改革分割开来,必然会使国家总体发展失衡,最终导致军队改革受挫和国家安全发展受到严重影响。

军队改革是国家整体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纳入国家整个战略规划,在国家层面统一领导、统一进行。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担任俄罗斯总统,俄军改革拉开帷幕。时值乱局,叶利钦和政府高层对军队改革无暇顾及,放弃了对改革的直接领导,改革由国防部一家独揽。由于国防部对政府其他部门缺少权威和沟通,军方的改革计划得不到政府足够的财政支持,政府出台的有关政策也照应不到军方的实际需求,二者各行其是,改革进展缓慢。直到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叶利钦才真正关注军队改革,将其由部门行为变为国家行为,通过建立跨部门的改革领导机构,来领导和保障军队改革。

军队改革不能脱离国家改革的大环境。借助国家改革,利用国家改革的有利条件,抓住机遇,适时出台军事改革措施,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200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着手国家变革,解决权力分散、职能不清、机构臃肿等问题。俄军抓住机遇,从顶层入手,启动新一轮军队改革,重点是调整国防部和总参谋部的职能和机构设置,把国防领导权向国防部集中,同时理顺了国防部与中央机关各部门之间的关系。随着俄罗斯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俄军又将改革的重点放在了节省人力、物力和财力上,对一些与作战关联不大的保障单位进行股份制改造,按照市场原则为部队提供物资技术、生活服务和饮食保障等。

国家经济发展的坚实成果,是军队改革的基础依托。越战后,美国政府加快军事改革步伐,尤其为裁军50万增加特别拨款250亿美元,使得军队改革有了较强的物质保证。进入21世纪,俄罗斯总统普京充分发挥“能源”“国防经济”等战略优势,使国家经济得到快速恢复,军费预算也随之大幅增长,这为俄军新面貌军事改革计划的实施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军队改革必然涉及到军队编制调整、结构重组和人员裁减,必然涉及到广大官兵的切身利益,需要国家和社会提供相应的政策保证,这一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影响军队乃至整个社会的稳定。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在进行兵役制度改革的同时,加强配套政策的制定,如士兵工资制度、军官工资制度、军人退休制度等。改革后,军人的工资和待遇有了一定幅度提高,从而保证了兵役制度的实施和压缩军队规模工作的顺利进行。与此相反,一些国家军事变革归于失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及时推出系统的配套措施,未能在人员安排、财政预算等方面为改革解除后顾之忧。

此外,国家必须以法规制度形式固定军队改革的成果,使其上升为国家意志。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军队改革一度陷入困境,走了一些弯路。俄军在此后的全面改革中,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加大立法保障力度。如1998年7月30日,俄罗斯总统正式批准并颁布了修订后的《俄联邦2005年前军事建设国家政策基本原则(构想)》,严格规定了保障军队改革实施的所有基本问题,以及执行权力机关在军队改革过程中应担负的责任。此外,为保障军队改革组织措施和内容的落实,俄罗斯陆续起草和修订了一批法律和法规性文件,对军事变革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国防大学 孙科佳 韩笑)

http://www.tank365.com/dp1hejwtKa/1427707287.html
    上一篇:外媒:日美或将规划保卫第一岛链包围中国沿海
    下一篇:外媒:美军拟制定计划防范“僵尸侵袭”